您好,歡迎光臨山東省醫藥行業協會醫療器械分會網站!
聯系我們加入收藏
協會通知協會通知
資料下載資料下載
當前位置:首頁 - 業界動態 業界動態

藥聞速遞2018年第11期

發布人:ylqxxh 發布時間:2018/12/17 點擊:181
 

藥聞 速 遞

2018年第11期(總第88期)

器械分會辦公室                 20181130


本期目錄

·供需環境持續改善,醫療器械龍頭望持續受益進口替代

  ……………………………………………………………… 2

·國家衛建委:正式啟動3個月行業大整頓…………………3

·國產醫療器械后發快跑……………………………………5

·醫療器械行業深度報告:中國制造的崛起之路……………9

·一劑猛藥!三甲醫院對國產醫械發出三大質問………… 10

·獨家品種、取消藥占比,基藥銷售將爆發?…………… 13

·2023年全球翻新醫療器械市場將增長10%……………… 16

·醫藥新零售,誰能解憂?………………………………… 17

·百億元的問號   互聯網醫療到底行不行?………………20

供需環境持續改善,醫療器械龍頭望持續受益進口替代

醫藥網111日訊 國家衛健委近日發布《2018-2020年大型醫用設備配置規劃》提出,到2020年底,全國規劃配置大型醫用設備22548臺,其中新增10097臺,分3年實施。其中質子治療腫瘤系統全國總體規劃配置控制在10臺內,全部為新增配置;正電子發射型磁共振成像系統(PET/MR)全國暫規劃配置33臺,其中新增28臺;手術機器人全國規劃配置197臺內,其中新增154臺。

 

  我國近年來城鎮化及老齡化趨勢持續加快,對于醫療器械設備需求也實現快速增長,2017年我國醫療器械市場規模約為4583億元人民幣,過去10年間產業規模復合增長率達到24%。另一方面,當前我國醫療器械市場發展依然滯后于市場,我國器械/藥物市場規模比例僅為0.21,遠低于全球0.51 的水平,未來空間潛力巨大。機構預測,未來5年我國醫療設備行業增長中樞仍將維持在15-20%左右。

 

  從行業格局來看,當前我國器械行業整體呈現小散亂競爭格局,在1.6萬家器械生產企業里面,大部分都規模較小,行業平均收入規模在2300萬元。相比之下,在2016年全球3870億美金的市場里,排名前十的銷售額合計1453億美元,市場份額合計37.55%,美敦力作為器械龍頭,297億美金的銷售額,每年保持3%左右的穩定增長,占到全球8%左右市場份額。可以看到,與歐美發達國家相比,我國醫療器械行業仍有較大發展潛力。

 

  受益于政策環境的持續改善,我國醫療器械產業正面臨著良好的發展機遇。2014年以來相關領域政策推出的進度顯著加快,尤其是隨著分級診療政策逐步落地,基層市場對于醫療設備需求持續快速增長。今年上半年國家衛健委也發布了大型醫用設備配置許可管理目錄(2018年),大大減少了需要國家衛健委許可購買的設備名單。而此次提出的大型醫用設備配置規劃所涉及設備數量巨大,也進一步體現了國家對高端醫療器械行業的支持。未來隨著醫療器械審批環節效率的持續提高,企業上市創新醫療器械設備速度有望大大加快,行業供不應求的格局將改善,國產大型醫學設備行業有望迎來春天。

 

從我國醫療器械市場結構來看,彩色超聲儀、光學射線儀器、醫用X射線儀、高端介入材料以及診斷或試驗試劑等中高端產品占據我國醫療器械進口總額的44.3%。在醫保控費及國產政策扶持趨勢下,優質國產醫療設備或將加速進口替代進程,上述領域進口替代空間十分可觀。上市公司中,邁瑞醫療、藍帆醫療以及樂普醫療等醫療器械龍頭企業有望持續受益國產進口替代進程加快。

                                                            來源:一財網

國家衛建委:正式啟動3個月行業大整頓

又是一場行業整頓大風暴,很緊急。國家衛健委昨天開會宣布,正式啟動為期3個月的衛生健康行業作風專項整治。

 

國家衛健委:啟動為期3個月的行業行風整頓

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官網信息,1119日,全國衛生健康行業作風整治視頻會在北京召開。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出席會議并講話,副主任王賀勝主持會議,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國家衛健委紀檢監察組組長馬奔出席會議。

會議要求,按照國務院廉政工作會議的有關部署,著力抓好行業作風整治,切實解決侵害人民群眾健康權益的突出問題,深入推進黨風廉政和行業作風建設,為“健康中國”建設和深化醫改提供堅強保證。會議上宣布,啟動為期3個月的衛生健康行業作風專項整治。

不僅如此,會議上還通報了近期查處的全國衛生健康系統部分典型行風案例,對全行業進行警示。

據賽柏藍器械了解,所通報的典型行風案例包括“雙百院長”,耗材領域頻發問題,團體采購抱團腐敗,不顧百姓安危、不顧患者權益、利益的行為,醫生收禮,騙保等。

 

各地緊急跟進,部署下一步整頓工作

國家衛健委的會議過后,緊接著多地的衛健委(衛計委)、衛計局以及公立醫院等紛紛開會,部署自己一畝三分地里的行風整頓工作。

北京市某醫院今天開會,傳達全國衛生健康行業作風整治會議精神。要求接下來的工作要“嚴”字當頭,嚴厲打擊衛生健康行業違規違紀行為;建立行風工作長效機制。“黨委領導,院長負責,齊抓共管”、“雙隨機一公開”的工作形式,20192月全面總結并向全國通報。

河北省衛健委在昨天的視頻會議過后,今天迅速行動,召開了作風整治工作專題部署視頻會議。指出“堅持管行業必須管好行風原則,確保‘九不準’相關制度及各項措施落到實處”。

成都某醫院更是稱要以“刮骨療傷”的決心整治醫院行業作風。

南昌某口腔醫院在今天組織召開的行風會議上梳理了醫院目前存在的一些細微問題,包括規范治療、按項目收費、重視醫保等,特別指出近日央視焦點訪談曝光了沈陽某醫院騙取醫療保險事件。

另外,還有多地的衛計委、醫院等緊急召開行風整頓會議,安排部署下一步的整頓工作。

 

騙保事件爆發,整頓進入新階段

自昨天國家衛健委視頻會議之后,從今天多地衛計系統紛紛召開行風整頓會議來看,這一次關于醫療健康行業的大整頓似乎來的很緊急。會不會是沈陽醫院“騙保事件”作為導火索提前引發了整頓,不得而知。

不過,從通報的典型案例來看,這次行業行風整頓遲早要來。

“耗材領域頻發問題,團體采購抱團腐敗,醫生收禮”,這些都是今年823日國家衛健委發布的《2018年糾正醫藥購銷領域和醫療服務中不正之風專項治理工作要點》之中的重點整治領域。即重點打擊醫藥購銷賄賂、貪腐、過度醫療等行為,加大耗材的飛檢力度,規范高值耗材名稱、編碼相關要求,提高產品可追溯性。

不過對于“騙保”的整治,上述“工作要點”中沒有重點提及。據此,沈陽醫院騙保事件的爆發使得行業行風整頓進入一個新階段。

一個事實是,在醫療器械領域,高值耗材存在濫用、過度使用、不合理使用等現象,擠占了醫保費用,造成了浪費,將會受到嚴控。

今年828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18年下半年重點工作任務的通知》中提到,要制定治理高值醫用耗材和過度醫療檢查的改革方案(國家醫保局、國家衛生健康委負責);以及制定醫療器械編碼規則,探索實施高值醫用耗材注冊、采購、使用等環節規范編碼的銜接應用(國家藥監局、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醫保局負責)

據此可知,接下來三個月的大整頓,國家醫保局會重點發力。耗材領域的頻發問題、抱團采購腐敗等會被重點清理,因此衍生的一系列反應會慢慢來到行業中。

這一次,行業殘存的污穢都會在明年2月份的全國通報中顯現出來。

                                                    來源:賽柏藍器械

國產醫療器械后發快跑

在醫療器械領域,流行這樣一句話:世界上只有一個行業的質量要求比醫療設備高,那就是航天!作為高端精密制造業的重要部分,醫療器械是典型的資本技術雙密集型產業:產品技術含量高,前期投入大,產出利潤高。2018年全球醫療器械公司前十強中,美國公司獨占7席,德國2席,荷蘭1席。可以說,醫療器械行業處于歐美發達國家的高度壟斷之中,也是其經濟的支柱產業之一。

中國的醫療器械行業起步較晚,但發展很快。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參與到醫械市場競爭中,打破了過去“GPS(美國通用、荷蘭飛利浦、德國西門子)“一統天下”的局面。在一系列民族品牌的帶動下,越來越多的高端醫療設備“飛入尋常百姓家”,讓中國人以更低的成本,享受到更優質的醫療服務。

 

興于改革開放

1987年,24歲的山東人常兆華,從上海理工大學動力工程系博士畢業。少年得志的他,選擇自費公派到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生物系繼續深造。留學期間,他擔任過兩個上市企業的副總裁。但1998年,常兆華放棄了當時豐厚的薪水,依然決定回國創業。在9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浦東張江,常兆華建立了微創醫療公司。201894日,世界頂級權威醫學雜志《柳葉刀》創刊近200年來,第一次刊發中國醫療器械產品的臨床研究結果,文章的主角就是由微創自主研發的第三代心臟支架“火鷹”。意味著微創不僅成為國產支架領域的龍頭企業,也開始引領世界支架行業的新標準。

同樣是1987年,在改革開放的另一個窗口深圳,擁有中科院背景的安科公司迎來了一個年輕人。這個小個子廣東人叫徐航,剛剛從清華大學生物醫學工程專業畢業。1991年,徐航從安科辭職,和當時的老領導、辦公室主任李西廷一起創辦了邁瑞醫療公司。資金緊張、人手不足的邁瑞,一邊給外企做代理積累資金,一邊用掙來的錢自己搞研發。憑借每年占營業額10%的高強度研發投入,邁瑞逐漸成為世界監護儀、彩超等領域的領軍企業。2017年,邁瑞營業收入總額達到111.7億元人民幣,成為中國首個年度營收破百億的本土醫療器械企業。

還是1987年,比常兆華小2歲的陳志強,從同濟大學應用物理專業本科畢業,回到了廣東汕頭老家,在汕頭超聲儀器研究所做起了研發工程師,師從中國超聲儀器行業先驅姚錦鐘。姚錦鐘于1963年成功研制出中國首臺工業化生產的超聲診斷儀,他在1978年創辦的汕超所,也是當時國內最好的超聲單位。2002年,陳志強拉著退休的姚錦鐘,共同創辦了深圳開立醫療公司。帶著共和國40年的技術積累,姚陳兩人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在國內只有黑白超、國外彩超價格奇高的時候,自主研發彩超。2004年,開立團隊研發出了第一臺國產彩超。如今,開立已成為國內彩超和電子內窺鏡領域的龍頭企業。

除了這些“技術人員創業型”的公司,今天蜚聲中外的中國醫療器械企業中,也有不少“鄉鎮企業轉產型”公司。比如國內耗材領域的老大哥山東威高,就是1988年陳學利從村支書任上下海創立的;又如湖南省一次性耗材龍頭企業平安醫械的前身,也是1993年村里“能人”鄭大田牽頭創辦的鄉鎮企業……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正是中國改革開放持續深化、民營經濟活力開始迸發的時候。不論“出身”如何,中國醫療器械企業家史的源頭,往往都能追溯到那個如火如荼的年代。

 

打破國外壟斷

談到自己的創業初衷時,中國醫療器械行業的企業家們,都不約而同提到進口設備當年給自己帶來的沖擊。

微創董事長常兆華曾表示,由于那時國內高端醫療器械行業落后,致使手術所用支架百分之百全部依賴進口,價格奇高不下。中國患者只有兩種選擇——要么放棄高科技文明帶來的療效,要么承受較之國外患者數倍的價格。常兆華說,得知這一狀況后,自己有一種透徹心扉的“恥感”與“痛感”,這種“恥感”和“痛感”就是微創醫療誕生的原因。邁瑞創始人徐航也認為,“越是在國外產品一統天下的情況下,就越應該而且有可能做點事情,來打破這種局面。”

于是,讓中國人享受到與外國人同等水平、同等價位的醫療條件,就成了中國醫械行業內在的使命。畢竟,即便無法替代進口設備,但多一分競爭,就能多一分還價的余地。在醫療器械領域,經常出現中國自主研發產品一出來,國際品牌同類產品價格直接大幅下落50%的情形。

理想很豐滿,但等到實現起來才知道有多不容易。醫療器械領域中國落后幾十年,一出生就面臨著殘酷競爭,要在GE、飛利浦、西門子等國際巨頭的包圍中求生存。邁瑞的員工曾對公司的起步有一句形象比喻:剛上球場對手就是喬丹,剛上拳擊臺對手就是泰森。這何嘗不是整個中國醫療器械產業的寫照!但面對強手,不斷創新、不斷超越,中國醫療器械產業就這樣成長起來了。

多份行業報告顯示,近年來,在醫學成像、體外診斷、高值耗材、低值耗材、病人監護、醫療信息化等六大細分領域中,中國醫療器械的市場份額都在不斷上升。其中,在監護儀、呼吸機等病人監護領域,以邁瑞、理邦為代表的國內企業,已經占有相當大的市場份額;在醫療信息化領域,東華、東軟等中國企業也具有一定優勢。

而位于價值鏈中高端的高值耗材與醫學成像領域,則是中國企業與國際巨頭激烈爭奪的主戰場。例如在心臟支架上,中國的微創、樂普、吉威已經占到80%的份額,優勢穩固,但在心臟起搏器和人工關節等產品上,則仍由雅培、強生、美敦力等國際巨頭壟斷。又如在彩超、核磁共振、CT等產品上,邁瑞、開立、上海聯影等本土企業正在逐漸蠶食歐美企業份額,但高端設備如超導核磁共振、高端心臟彩超領域,仍被“GPS”壟斷。而在日企盤踞的內窺鏡領域,開立則有望打破其壟斷格局。

總之,雖然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在體量上還與歐美國家相差甚遠——世界最大醫械企業美敦力2017年營收297億美元,而中國最大的醫械企業邁瑞營收111.7億元人民幣,僅為前者的1/16,但中國醫械企業規模增速快、研發投入大,并在某些領域擁有了比肩世界一流的能力。

 

市場技術并重

中國本土醫療器械為何能快速發展?

對此,中信建投證券研究發展部醫藥行業研究員、北京大學生物醫學工程博士王在存認為,行業的發展,是“政策支持、醫院行為轉變、企業實力提升”三重因素疊加造成的。

國產醫療器械最大的優勢是成本優勢。而隨著分級診療政策的逐步完善和落地,基層醫療機構對醫療設備的需求出現井噴式增長。同時,隨著醫院預算管理的精細化,當需要“更新換代”與“填補缺口”時,醫院也傾向于采購性價比更高的國產設備。這為國產醫療器械帶來了需求側的紅利。

而更根本的原因,還是企業通過正確的市場戰略、持續的自主研發、恰當的海外并購帶來自身實力的提升。

醫療器械行業作為一種高端精密制造業,最核心的競爭力還是技術。縱觀較為成功的本土醫械企業,發展初期都要有壓箱底的“絕活兒”作為“鎮店之寶”。同時,還要持續進行正向開發。據王在存介紹,邁瑞的成功,其中重要原因就是每年10%的高強度研發投入——要知道,全球排名前50的醫械企業,平均研發投入才占營收額的7%

而恰當的海外并購,有時則可以跳過漫長的自主研發階段,成為獲得技術和市場的有效渠道。“GPS”三巨頭的發展壯大,正是建立在自主研發與技術并購的雙輪驅動之上。在這方面,中國企業也有較為成功的案例,如微創通過收購Wright、索林,進入骨科耗材與心臟起搏器領域,萬東通過收購百勝醫療增加超聲產品線等。

但無論自主研發還是海外并購,都是“燒錢”的事。這就要求企業必須有穩定的盈利模式,也就要求領導層實施正確的市場戰略。對于中國本土企業來說,走“農村包圍城市”的路線已成為經典發展模式,邁瑞、開立都是成功案例。

在自研產品相對弱小、銷路不暢時,邁瑞轉身從鄉鎮、農村醫院開始做起,避免與國際品牌在大城市高檔醫院正面作戰。當時國際廠商的監護儀售價在每臺10萬元左右,而邁瑞以每臺4萬元打入市場,迅速在對價格敏感的中小醫院市場打開了局面。同樣,開立在一時難以打開國內市場之際,利用中國加入WTO的契機,迅速出海占領發展中國家市場。一邊在中低端市場開辟“根據地”站穩腳跟,一邊加大研發力度,加快產品迭代升級的速度,不斷向中高端市場“輸送炮彈”。

就像徐航曾自信地說:“過去,我們唯一沒有的是核心技術;一旦核心技術突破,那么我們產品升級的速度、產品降成本的速度、市場網絡與售后服務網絡,都比外國公司做得更好。”

中國醫療器械行業是個年輕的行業。數據顯示,近年來中國醫械市場的增速超過20%,遠高于全球市場5%的增速。只要中國醫療器械繼續保持定力,穩扎穩打,未來,星星之火必可成燎原之勢。

                                                         來源:人民日報

醫療器械行業深度報告:中國制造的崛起之路

行業現狀:青春少年,意氣風發

2017年全球醫療器械市場規模超過4000億美元,同比增速為5%左右,略高于全球藥品行業增速。2017年我國醫療器械市場規模超過4000億元,近年來增速超過20%,遠高于全球增速,也高于我國藥品市場規模10%左右的增速。國內企業在中低端器械領域生產企業眾多,但部分高端器械領域已開始或完成進口替代。

 

新醫改下醫院行為轉變:進口替代拐點出現

醫改大背景下,醫院從重藥到規范化診療的行為轉變;醫院對成本效益的關注度提升,醫技科室地位提高,這是醫療器械需求持續高景氣的重要原因之一。通過多家醫院的實地訪談,我們認為在醫院預算精細化管理的背景下,優質國產設備的性價比優勢凸顯,進口替代的拐點即將出現。

 

行業政策紅利,中國制造迎來良好的外部環境

①隨著分級診療政策不斷實施,基層醫療機構對醫療設備需求的井噴,但企業需以價換量,受益程度不等;②國家層面鼓勵采購國產設備,17年我們看到在各省加速落地,18年這一趨勢會更加明確;③國家鼓勵企業創新,14年以來創新醫療器械特別審批程序正在積極開展,多家企業受益;④政策鼓勵社會資本辦醫,民營醫院擴張使國產設備需求增多。

 

厚積薄發,器械龍頭的中國崛起之路即將開啟

通過持續的研發投入和跨國并購,中國器械龍頭已積累了部分核心技術,從而實現了關鍵零部件的自產,并贏得了終端客戶的高度認同;資本積累亦幫助企業實現了跨越式發展。我們認為器械龍頭的中國崛起之路即將開啟。

 

器械板塊景氣度提升,建議增加配置水平,優選手握核心技術的細分龍頭

“政策支持+醫院行為轉變+企業實力提升”三重因素疊加,我們預計今年器械板塊景氣度有望提升,建議投資人增加配置水平,優選手握核心技術的細分龍頭。我們看好:樂普醫療(藥械雙輪驅動)、開立醫療(彩超與內鏡業務8高端化)、安圖生物(IVD領域技術升級領先),積極關注:微創醫療(創新器械特別審批的最大受益者)、魚躍醫療(家用器械龍頭)、萬東醫療(受益政府集采)

 

風險提示:

政府鼓勵采購國產設備政策落地慢于預期,降價幅度高于預期,產品競爭激烈、新產品推廣低于預期,創新器械審批進度慢于預期。

來源:中信建投

一劑猛藥!三甲醫院對國產醫械發出三大質問

 

  隨著國內醫療器械行業的崛起,健康界在采訪國產醫療器械企業時,經常聽到國產廠商自信表示,自己的產品和跨國企業的產品已經沒有區別,而且同等的品質下,在性價比上更有優勢。

 

  然而,在對多家三甲醫院進行調研后,健康界聽到了一些不同的說法。

 

  江蘇一家三甲醫院信息設備處處長向健康界介紹,三甲醫院核心科室所所使用的醫療器械,跨國品牌要占到70%80%。這一說法與健康界此次對多家三甲醫院的求證是吻合的。

 

  對這一現狀,上述人士給出了解釋。第一是由于歷史原因,跨國公司上百年的歷史積累是現實,醫療設備的使用周期長,并非快速消費產品,而使用醫院為了減少成本支出,也會盡可能延長使用壽命。第二,國產醫療器械在早期的市場占有上,以普通的常用設備為主,例如皮膚的體溫測定儀、監護儀,因為國產品牌長期以這些小型設備來服務市場為主,近年來才開始涉足大型設備。

 

  而第三個原因,也是其認為最重要的原因,首先要有信任,然后才有依賴。三甲醫院和醫生為什么信任跨國公司?上百年的歷史,經過無數的醫療機構、無數的病人、無數的病例的證明,驗證了它的歷史,我們相信它的品質。特別是三甲醫院屬于患者求醫的最末端,所以更看重醫療質量的風險控制。

 

  國產醫療器械價格低嗎?

 

  關于國產醫療器械的價格(性價比),我們聽到了截然不同的說法。有說國產醫療器械價格低,而質量已經有較大進步,所以相比進口品牌有著更大的性價比。

 

  在數月前上海的CMEF春季上,以及深圳正在進行的CMEF秋季展會上,當詢問國產品牌的商為何選擇其代理的品牌時,性價比高,受歡迎,是其中的理由之一。代理商們紛紛表示,自己之所以代理某個國內品牌,就是看好其不斷上升的品質,以及相對較低的價格。有一家山東代理商甚至放棄了原來代理的跨國公司品牌,獨家代理某家國內知名品牌。

 

  但醫院人士則有不同的看法,國產器械價格優勢并不明顯。據上述三甲醫院信息設備處處長介紹,跨國公司和國產品牌的醫療器械,在中低端產品線上,價格優勢逐漸在縮小。同樣的功能和同樣的模塊,國內和國外品牌的價格已差異不大。就拿監護儀來說,某國內廠商的有創監護儀和飛利浦的同類產品價格優勢就不明顯。至于大型醫療設備國產就更沒有明顯的價格優勢,以一家國產企業的產品為例,價格并沒有比同檔次的進口品牌低。

 

  而國產醫療器械所享受的政策扶持,自然也帶來了一定市場優勢。某些省份會鼓勵醫院優先考慮購置國產設備,如果購置的是國產設備,配置證會優先發放。

 

  國產醫療器械質量已經趕上來了嗎?

 

  對這一問題,來自醫院的醫療設備使用者和維護者的反饋基本一致,國產醫療器械的確有了長足的進步,但與跨國巨頭品牌還有明顯的差距。

 

  據醫院設備處人士說,在同時修理兩臺設備時,打開后蓋不用看品牌logo就知道哪臺是國產的,哪臺是跨國巨頭的。更早些年,不用打開后蓋,只需要觀察和摸摸外殼,就知道哪個是國產的,哪個是進口的。現在國產的外觀工藝已有進步,外殼的質感很不錯了,但是接觸上的平滑、內部元器件的安排......還是遠遠不夠的。

 

  一位上海三甲醫院的科室主任告訴健康界,自己所在的科室在全國排名領先,我們有很多上海以外的重癥患者遠道而來求醫,作為患者求醫的最末端,必須要在診療的可靠性、安全性上盡可能做到最大保證。一位北京三甲醫院的副院長同樣表示,無論是公開招標購買還是單一來源采購,醫院把醫療設備,尤其是核心科室的醫療設備的品質放在第一位,而對價格不敏感。

 

  不僅是醫院,包括使用醫療器械產品的企業,也有著耐人尋味的態度。

 

  1025日,一家國內企業發布了其最新超高通量基因測序儀。根據來自企業的表述,這臺測序儀是全球日生產能力最強的基因測序儀。

 

  作為測序行業上游的測序儀硬件一直被跨國公司把控,少有能夠參與該領域國際競爭的國內廠商,這一最新測序儀的發布自然為業內所矚目。

 

  健康界就此采訪了數家基因測序企業,企業方口徑一致,不方便對這一新產品發布評價;而被問及企業使用的測序儀,無一例外是國際巨頭Illumina的產品。那么會考慮選擇國產的產品嗎?或者為什么不選擇國產的產品呢?

 

  同樣是非常一致的回答:不方便答復。

 

  國產醫療器械如何破局?

 

  在談及醫院和醫生必須對醫療器械有著極大信任后,健康界向多家三甲醫院的科室和設備處提出了追問:那么國產醫療器械應該如何破這個局?怎么建立起醫生對國產醫療器械的信任?醫療設備的使用者們給出了堪稱箴言的回復。

 

  堅持工匠精神,打長時間的有準備之仗。

 

  國產企業要做好積累,積累不光是產品本身的積累和對市場的積累,還包括對醫療理解的深入。不少醫療器械廠商純粹是做市場和商品,但作為醫療行業的參與人員,對醫療的理解應該是不一樣的。

 

  醫者仁心,但其實所有圍繞著醫療行業的從業人員都應如此。沒有對生命的敬畏,沒有對醫療品質的追求,是做不好這個行業的,包括生產出被醫生所信賴的產品。

 

  不管是做從事哪一個行業,都應該有顆慈悲心,而醫療行業就更不要說了。你要考慮到你所生產的醫療設備、你研發的醫療信息化軟件、你做的每一個零件、你寫的每一行代碼,有一天會用在你親人身上,甚至你自己身上,這樣你就有種責任感,你就知道怎么去做事情。

 

  我們沒有看到過國產設備的風險報告。我們希望看到正反兩面的客觀情況,你只有把自己的正反兩面都交給我們看了,我們才能判斷。我們同行一起交流達成的共識,不是說我們不想采購(國產醫療設備),我們也想支持國貨,但進口設備我能更安心使用,畢竟都不希望自己采購的設備有問題。

 

  現在國產的超聲設備、國產的CT設備,很多醫院買回去還是不能用在急危重癥的診治。客觀來說,不管是影像質量也好,后續服務也好,整個維修體系,都存在很大問題。國產企業要出現真正的一流公司,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不能過多依靠政府支持,重新在市場上找自己的定位,才有優勢。

                                                                  來源:醫藥網

獨家品種、取消藥占比,基藥銷售將爆發?

  醫藥網1121日訊 2018版基藥目錄公布,朋友圈立即被各種炫耀刷屏:特大喜訊,××產品入選國家2018版基藥”“××品種入選國家基藥目錄。當然,有品種,特別是有獨家品種、獨家中成藥品種進入新版基藥目錄的企業的確值得慶興。但是中標企業銷售人員可別高興得太早,廠家銷售還將面臨不少關卡。

 

  降價中標銷售減員

 

  根據米內網統計,新版基藥目錄新增品種2017年國內終端銷售額合計超1500億元,這些銷售額進入基藥意味著,三保合一后,醫保資金用于基藥報銷會憑空增加1500億元。同時,大連政府8月發文規定,基藥不占藥占比,且報銷比例增大,拉開了全國藥占比給基藥開綠燈的序幕,基藥銷量將會更高,2018年將遠遠超過1500億元人民幣。

 

  做銷售的都知道,的決策者不是購買者,而是醫生,購買者不僅是患者,還包括醫保基金。產品進入基藥目錄只是取得了進場門票,取得了基層市場和部分非基層市場的準入資格,接下來還要進行議價。本著誰花錢,誰說話的原則,加上新成立的醫保局正蓄勢待發,砍價三把火第一把火燒向進口抗癌藥,第二把火必會燒向基藥。

 

  上版基藥目錄出臺后,雙信封招標制度下,商務標和經濟標兩把大刀同時砍向價格,一些普藥類基藥甚至價格倒掛也要投標,競爭慘烈。這次議價招標規則經過多年發展更加老練和成熟,以量控價勢在必行。

 

  如果企業同意以較低價格取得一個省市場的基藥銷售份額,在帶量采購背景下,一些生產廠家較多的普藥類基藥,廠家只需要安排一個商務經理加幾個學術專員,終端銷售推廣人員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銷售下沉第三終端

 

  各級銷售人員準備做好終端下沉的準備吧。基藥主要的銷售市場在基層醫療機構,也就是第三終端,即鄉鎮衛生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一體化的診所,這些市場既小又散。

 

  本次基藥目錄增補的品種多為抗病毒和抗腫瘤,主要銷售渠道在二甲以上等醫院。這些品種進入基藥目錄就是為了推動分級診療的發展,從基藥制度層面支持大病首診在醫院,康復回社區的指導方針,因為基層報銷比例較高。加上二甲以上醫院藥占比、醫保控費等影響,要想業務有所增長,就得去基層闖一闖。

 

  指標新增50%足矣

 

  產品進入基藥目錄,誰最興奮?當然是營銷總監!這下好了,既定的銷售指標沒問題了。每年第4季度,很多為主的工業開始分配次年銷售指標,多以產品是否在醫保、是否中基藥,作為考慮區域任務量的重要權重。

 

  這次基藥目錄發布正好配合各廠家定次年指標的時間。有的銷售領導正想著:老板壓的任務這么重,怎么分配呢?哪個品種多分點?哪個品種少分點?這時,看看哪個產品在基藥目錄,這個產品的重點市場在哪里,就開始加任務了。

 

  筆者建議,企業對于基藥市場不要盲目樂觀,分指標時,在原基礎上多加50%足矣。為什么?如果基藥是非獨家,這個市場沒中標說不定就丟了。如果是獨家,價格也會被砍下一部分,更面臨推廣空間不足的問題。

 

  不計藥占比利好誰

 

  115日,遼寧衛計委發布《關于做好國家基本藥物目錄2018年版執行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表示:國家基藥不納入公立藥占比計算范疇。在新的國家基藥配備使用管理辦法出臺之前,政府辦和納入基本藥物制度管理的非政府辦基層醫療機構和村衛生室,使用基藥采購金額占藥品采購總額比例應達到60%以上。

 

  該消息在各大自媒體又掀起了一波高潮。的確,基本藥乃國之重器,成就了好幾個大企業。在中國做藥,不但要拼研發,還要研究政策。分析遼寧省的政策,基藥不占藥占比,而基層醫療機構基本上不涉及藥占比,藥占比主要對二甲以上等級醫院的大夫有威懾作用。這個政策出臺,對新版基藥目錄品種在遼寧省二甲以上醫院使用是天大的利好。二甲醫院藥占比目前一般壓縮在40%以下,甚至大型三甲醫院壓縮在25%左右。

 

  遼寧規定二、三級綜合醫院及中醫院使用基藥采購金額比例應分別達到35%20%以上。專科醫院及婦幼保健院,比照統計綜合醫院可下調10%。按照藥占比40%來算,基藥采購應該在綜合醫院和中醫院整體進購金額的8%14%之上,這是給基藥采購兜底,不占藥占比就是上不封頂。有朋友說了:那基藥在遼寧省等級銷量要爆發啊。

 

  基藥銷售一地一策

 

  筆者認為,對于基藥不占藥比政策,中標企業不能盲目樂觀。

 

  首先看醫保控費。別說取消藥占比政策是遼寧省的地方政策,就是全國政策也沒啥好激動的。大連衛計委幾個月前已經出了相關政策,遼寧全省執行只是遲早問題,而藥占比其實是醫院過度檢查的推手。影響藥品銷售的不是藥占比,而是醫保控費,就好比給你500元吃海鮮,然后告訴你鮑魚、龍蝦隨便吃”……

 

  其次看基層非基藥使用占比。10年前,基藥獨家中標,在基層100%使用基藥制度的帶量采購政策下,基藥的確是一塊肥肉,靠一兩個獨家中成藥進入基藥目錄實現跨越式發展的企業也是有的。

 

  然而,各省這幾年都在不同程度地放開基層市場的基藥使用比例,部分省份非基藥采購金額占比:浙江≤50%、重慶≤50%、江西≤30%40%、山東≤30%、甘肅≤45%50%、湖北≤20%、四川≤30%40%、湖南≤25%30%

 

  基藥在基層的作用被不斷削弱,基層醫療市場占所有藥品市場占比不到10%,所以基藥在很多省份淪為雞肋。實際情況是,即使是所謂有空間的基藥,銷售都舉步維艱。

 

  最后看醫保局議價和支付條件。1031日,河南省衛健委發出通知,率先開展國家基藥采購工作。通知要求,將根據醫療機構用藥需求,實行信息動態調整,省平臺應對國家基藥進行標注,提示醫療機構優先采購、醫生優先使用。

 

  大家注意文件措辭:優先采購、優先使用、合理選擇、議價采購、鼓勵采購。河南這份新基藥文件沒有出現一個強硬用詞,就是因為采購和支付權利在新成立的醫保局那里。進了基藥目錄是不是就能高枕無憂了?當然不是,還要看醫保局在采購前怎么砍價,在支付過程中有什么條件。

 

  就目前各省衛健委出臺的相關基藥政策來看,每個省在鼓勵使用上方向一致,但政策又有較大差別。有品種進入基藥目錄的企業,下一步重點關注各省基藥招投標的同時,也要關注各省政策,不要盲目樂觀,不同省份單獨分析,不同對待,最好能做到一地一策。

                                                                來源:醫藥經濟報

2023年全球翻新醫療器械市場將增長10%

  近日,Technavio Research發布了全球翻新醫療器械市場報告,報告顯示:到2023年,翻新醫療器械市場的復合年增長率將超過10%

 

  隨著醫療保健行業私有化程度的提高,人們對翻新醫療器械的需求不斷增長。由于許多政府無法有效地投資醫療保健行業,以及對優質醫療服務創新和技術的高需求,醫療保健行業的私有化程度正在迅速提高。例如,在20182月,沙特阿拉伯啟動了醫療保健私有化計劃。

 

  市場概況

 

  由于財務限制,許多國家越來越多地采用翻新和二手醫療器械。

 

  由于對和員工薪資的巨大支出,許多供應商的利潤率較低,這使得他們減少了對等關鍵產品的支出。由于新醫療器械的高成本,二手醫療器械的采用率上升,這推動了全球翻新醫療器械市場的增長。

 

  但翻新醫療器械的銷售前景不容樂觀。由于對這些器械的負面看法,大多數醫療服務提供商不會承擔購買翻新醫療器械造成的風險。此外,隨著翻新醫療器械的使用,翻新醫療器械保修和服務相關問題的可能性也會增加,這將減少翻新醫療器械的需求和銷售。

 

  競爭格局

 

  翻新醫療器械市場似乎越來越集中,并且隨著佳能和通用電氣等少數領先公司的出現,競爭環境將非常激烈。由于財政拮據以及醫療保健行業日益私有化等因素,人們會越來越多地采用翻新和二手醫療器械,這將為翻新的醫療器械制造商提供可觀的增長機會。

 

  佳能、通用電氣、Block ImagingKoninklijke PhilipsSiemens HealthineersTechnavio Research發布的報告中涉及的一些主要公司。

 

  總結

 

  影響這一市場的一個因素是醫療保健行業私有化程度的提高。由于許多政府無法有效地投資醫療保健行業,以及對優質醫療服務創新和技術的高需求,醫療保健行業的私有化趨勢正在迅速增加。

 

  根據該報告,影響這一市場的一個驅動因素是由于財務限制而日益采用翻新和二手醫療器械。近年來,由于對藥品和員工薪資的巨大支出,醫療行業對包括醫療器械在內的基本產品和系統的預算有所降低。

 

  此外,該報告指出,影響這一市場的另一個因素是翻新醫療器械銷售的負面前景。由于對這些器械的負面看法,大多數醫療保健服務提供商不愿意承擔購買翻新醫療器械造成的風險。

 

注:文中如果涉及動脈網記者采訪的數據,均由受訪者提供并確認。

                                                              來源:醫藥網

醫藥新零售,誰能解憂?

  醫藥網1130日訊 智慧醫藥已成為行業發展趨勢。這不但從互聯網醫院的誕生及運行中可見一斑,更體現在醫藥新零售模式的崛起上。

 

  近年來,醫藥新零售逐漸成為行業新寵。日前,醫藥新零售領域代表性企業——阿里健康在其2019財年上半年業績公告中七次提及新零售,并表示正持續深入探索醫藥新零售的發展路徑。醫藥健康數字化零售平臺泉源堂宣布收購重慶健順大藥房連鎖有限責任公司,線上線下互為補充的醫藥新零售趨勢更加明朗。

 

  醫藥新零售蓬勃發展的同時,也要求多方發力,促使其規范前行。是特殊商品,其安全性、可及性和有效性極為重要。互聯網+’雖在快速發展,但相關行業標準、自律規則相對欠缺,尚需不斷完善。業內資深人士解奕炯說。

 

  新零售不只是O2O

 

  據搜藥網董事長郭亞洲介紹,醫藥新零售蓬勃發展受益于以下三大因素:一是消費者渴望更便捷、安全地獲得藥品;二是互聯網+、大數據分析等為醫藥新零售發展提供了技術支撐;三是國家相關政策為醫藥新零售發展提供了大力支持。

 

  雖然醫藥行業都在發力新零售,但究竟什么是醫藥新零售,卻沒有明確而統一的定義。不同對新零售的理解不同,但歸根結底,新零售是利用各種模式給予消費者更好消費體驗的探索。郭亞洲說。

 

  從醫藥O2O提供的送藥到家服務中,消費者能直接感受到醫藥新零售帶來的變化。叮當快藥“28分鐘快送”“24小時服務,京東到家“1小時送達,阿里健康與相關物流方、連鎖合作,推出的7×24小時、白天30分鐘、夜間1小時達的急送藥服務,已覆蓋北京、廣州、深圳和杭州。消費者足不出戶就能買到急需的藥品。

 

  不過,阿里健康醫藥事業部負責人汪強認為,新零售不僅僅要給消費者提供有感的服務。業內有一些嘗試是消費者直接感知不到、但實際上正在潛移默化地提升消費者體驗的服務,如無人售藥機的運行。其實,這些探索也是在為商家服務,解決行業發展痛點。

 

  汪強介紹說,夜間購藥是低頻剛需,實體藥店要24小時營業,必定會權衡夜間售藥的成交額與人力成本的增加,而前者往往比后者低。這種情況下,無人售藥機如能降低運營成本,再結合O2O業務,就能變成配送員夜間取藥的樞紐,從而增加藥店收益。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無人售藥機不僅能使藥店的營業時間不受限制,還擴展了藥品經營場地。未來,無人售藥機可能會延伸到機場、火車站等公共場所。他說。

 

  跨界融合面臨困惑

 

  如今,無論是醫藥企業,還是跨界醫藥行業的互聯網企業,都在進行醫藥新零售探索。而在消費者需求不斷增長的時代,提高服務滿意度成為醫藥企業增強與消費者黏性的關鍵。

 

  藥品零售更強調的是專業和服務,顧客需要的不僅僅是商品,更是貼心的精準關懷和持續的跟蹤服務。老百姓大藥房一位負責人介紹說,實踐發現,醫藥新零售的核心在于回歸專業屬性,藥店要做好新零售,既要重商品又要重服務。目前,研究顧客消費需求升級趨勢和消費習慣個性化,是我們努力的方向,希望能夠重塑消費者體驗。他補充道。

 

  汪強告訴記者,阿里健康在杭州試點24小時送藥服務時,最先考慮的就是滿足消費者需求。消費者在購買藥品時,對服務的確定性和服務品質提出了更高要求。他介紹說,為了確保服務的確定性,阿里健康運用大數據技術,來分析這部分消費場景所需要的藥品和配送時效,以此圈定102家藥品零售門店,提出包括24小時服務、30分鐘慢必賠、提供1200個常銷品種等服務承諾。

 

  挖掘用戶需求也成為醫藥新零售參與方的必選題。今年4月,叮當快藥與甲骨文達成戰略合作,共同推動醫藥零售行業智能化升級,意在實現用戶行為路徑的大數據分析,精準挖掘用戶需求。

 

  阿里健康則傾向于給消費者提供更多的自主選擇權。汪強介紹說,以往阿里健康在醫藥O2O上的實踐,是基于消費者急用藥的需求。考慮到消費者有時候需要在特定時間接收藥品,阿里健康正在考慮發展擇時達業務。

 

  尋求監管新突破

 

  隨著醫藥新零售的發展和成熟,也會逐漸暴露出一些隱藏的問題,亟待相關監管部門適時調整思路。

 

  醫藥新零售存在跨界、跨行業的行為和模式,監管部門應關注各個領域、行業的銜接,避免出現監管漏洞。同時,業界也期待監管部門盡早出臺相關行業規范。郭亞洲建議。

 

  數據是新零售的驅動力。藥店依托大數據進行消費者畫像,能更好地服務消費者,也增強了對上游供貨商的話語權,但藥店在獲取相關數據方面存在困難。我們希望能從消費者購藥的根本需求開始,從源頭開始了解消費者。但作為零售端,我們觸及不到問診、檢測等數據,在和消費者互動時,缺乏指導依據。老百姓大藥房上述負責人說。

 

  有業內人士則指出,數據的合法獲得和合理使用需要重點關注。消費者個人健康數據需要得到全方位保護。相關部門要防止企業對獲取的用戶數據進行過度解讀,或另做他用。

 

  醫藥新零售監管是一個全新命題。解奕炯認為, 對醫藥新零售的監管,需要政府機構、行業組織、社會力量等多方參與、形成合力。政府在監管過程中要體現宏觀管理,行業組織要完善行業標準、制定自律措施,社會力量要積極參與。

 

  適應于醫藥新零售跨界融合發展的思路,監管也必須融入跨界思維。在解奕炯看來,我國在信用體系建設過程中建立的跨地區、跨部門、跨領域的聯合激勵與懲戒機制,是跨界監管的范例,值得相關部門借鑒到醫藥新零售監管中。也應該將互聯網+’醫藥監管納入國家信用體系建設中。有關部門應出臺相關措施,實行紅黑名單制,對行業進行有效的信用監管。他補充道。

 

未來,醫藥行業如何更高效發力新零售,醫藥新零售發展還會面臨哪些問題,相關部門的監管思路將如何調整……這些問題將在121921日由中國健康傳媒集團和峨眉山旅游投資開發(集團)有限公司聯合主辦的2018智慧食藥博覽會暨四川(樂山)首屆博覽會上得出答案。屆時,相關監管部門,運營方案及硬件設備提供商、醫藥企業、大型連鎖藥店、互聯網企業代表將齊聚樂山,探討智慧食藥的發展方向及路徑,為我國互聯網+食藥的健康蓬勃發展獻計獻策。

                                                        來源:中國醫藥報

百億元的問號    互聯網醫療到底行不行?

醫療行業是一個特別容易產生爭論的領域,人人都是可以置喙的專家,而且很難產生普遍認同的觀點。舉兩個例子,有人說看病花錢多了不好,就會有人說人命關天醫療不貴什么貴,即使政府和社保多分擔也不過左手倒右手,稅收和社保還是大家買單。有人說醫療服務的目的應該是讓患者滿意,就會有人說患者滿意度和實際療效往往負相關,能哄人的醫生不能治病,有醫學研究證明患者越滿意的醫院死亡率越高……夠亂的吧!

在這樣一個從細節問題到頂層設計全都有爭論的行業,互聯網+”的入場并未一錘定音,相反倒是激起了更大的爭論:體制內有國家的醫改努力,體制外還有民營醫院、商業健康保險、醫生集團各路義軍,互聯網醫療才算得了老幾?

百億元的問號

誠然,BAT、各路創投大咖已經對互聯網醫療重度下注,數以百億級的資金投入,已經催生了多家獨角獸級別的互聯網醫療公司,更孕育了大約3000+的互聯網醫療創業公司。這些公司浩浩蕩蕩如過江之鯽,急切地尋找突破,期待賺取巨大的體制利差。不過,人多熱鬧未必說明方向正確,在沒有跑通模式之前,誰也不能說自己是勝利者。倒是一股股寒流不時光顧,吹過投資人和創業者的心田,讓每個人不禁自問,那些數以百億人民幣的真金白銀,真的沒有投錯方向?

來自前方的消息也不容樂觀:阿里系在阿里健康的重金加持,先換得藥品監管碼業務被收回,后遇到網售藥品被叫停;另一行業老大春雨醫生更是在會場上被知名醫院院長嗆聲IT的想看病此路不通,又被一篇邏輯不通的論春雨醫生的倒掉的舊文砸得暈頭轉向;至于融資上高歌猛進的微醫集團,其力推的互聯網+分級診療也未完全跑通,互聯網醫院遍地開花,營收數據卻差強人意,落得一個叫好不叫座的尷尬。

因此,似乎有一個有趣的巧合:這個價值百億元的問號,每到九、十月間就會被重新祭起。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互聯網醫療到底行不行?

超級護城河

在這里先拋出本文結論:互聯網醫療是解決中國醫療體制難題的根本性力量。當然,如果本文引用國家政策的動向,或者馬云、張磊、郭廣昌、馬化騰、徐小平這一連串灼眼的名字來證明這個觀點,估計也還不能服眾。因此,本文將會換個視角,從宏觀的角度論證這一觀點。

不過,本文不會急于闡述互聯網+”的優勢,也不去列舉傳統醫療體制的遍地痛點,這些都是“PPT語言,融資的時候用得上,卻不能在現實中帶來成數量級的效率提升、體驗提升和成本下降,而這才是大規模用戶遷移的驅動力,也是顛覆式創新的源頭。

事實上我們必須先承認,以醫院為中心的傳統醫療模式具有超級護城河機制,而這一機制目前還很強大。而互聯網醫療是否具有成為基礎性的變革潛力,要看她是否有潛力拆掉這個機制。我們先來看看這個超級護城河究竟是什么?稍稍回顧一下《創新者的處方》這本醫改經典,就會發現醫院這一商業模式的產生,其實只有300多年。醫院最終坐大,將醫生和患者圈進高墻,坐收暴利,無非有三個原因:

1、分診的需要

文藝復興以來西方醫學的發展,積累了大量的醫學知識。醫學分工越來越細,數以百計的醫學專科,使醫療服務的分工高度細化,給患者帶來了選擇困難:患者不知道自己該求助于哪個專科,更不知道哪個醫生更善于治療自己的疾病。專科齊備的醫院,實際上是撮合供需股票交易所,可以降低交易成本。

2、共享設備的需要

現代醫學越來越依賴于昂貴的醫療設備。這些資產投資門檻高,且必須由專業人員操作,醫生個人無法負擔。醫院的存在,使醫生們可以共享這些設施,提高使用率,分攤成本。因此,醫生和患者都必須集中到醫院,醫療服務才能夠開展。

3、以品牌克服信息不對稱的需要

醫療行業具有極大的信息不對稱,醫生實質上是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扮演著上帝的角色,患者無從分辨和選擇。而醫院這一商業模式,實際上是市場自發糾正信息不對稱的機制。患者可以認廟不認和尚,以醫院口碑來代替醫生的水平。某種程度上可以促進醫院加強管理,提高醫療質量和服務水平,簡化了患者的選擇成本。

以上三個原因,構成了醫院模式的超級護城河,將醫生和患者圈進高墻,形成一個中心化處理模式,而中心必然導致擁堵,也就是為人詬病的看病難看病貴。互聯網的實質恰恰就是去中心化,任意兩點可以直接連接。因此我們看到,互聯網醫療在從各個方向上切入:從分診機制入手,產生了大量的輕問診類服務;從共享設備入手,產生了云HIS、遠程醫學影像、遠程病理等服務;從醫生評價入手,產生了類似大眾點評的醫患社區產品。

事實上,互聯網醫療是體制外變革力量中,唯一一個可以對超級護城河實施全方位拆除的機制,其他三大義軍,即民營醫院、商業健康險和醫生集團,還在較低層次的產權安排層面,這是前互聯網時代中國醫療體制的欠賬。蛋糕分的合理,固然可以激勵大家做出更多蛋糕,不過卻遠遠比不上去中心化以后的供給雪崩和精準匹配,正如其他行業發生的那樣,將會同時拉低價格并提高品質,實現顛覆式創新。

既然互聯網醫療這么強大,那么為什么目前互聯網醫療產品還在醫院墻外打轉,未能出現一個真正的打通模式的產品呢?究其根本,還在于醫療服務的整體復雜度較高,解決任一患者的問題,都涉及諸多環節,輕問診、云HIS和醫生評價等單一服務、單一痛點的解決,對患者而言意義不大,期待連點成線才能真正獲得發展,所以還需加以時日。

質疑中的戰略定力

毋庸置疑,目前主流的互聯網醫療產品,沒有一個是真正跑通了模式,徹底解決用戶痛點的。今天可以說馬云看走了眼,明天又去說春雨要倒掉,后天笑話好大夫原地打轉,不過譏笑正在學步的嬰兒不會走路,是再也容易不過的事情。而從趨勢中看到未來,才是真正的戰略定力的來源。對于市面上常見的對互聯網醫療的質疑,簡單歸納成幾條,并一一解釋:

1、關于優質資源錯配問題

廣安門中醫院白衣女子的憤怒已經成為一個符號:為什么我拿不到的專家號,你們可以拿到?質疑者的邏輯是這樣的:如果互聯網醫療公司變成了一個全國性的黃牛網絡,把用腳投票的資源變成了用鈔票投票,將會使得優質醫療資源變得更為緊俏,有需求的窮人將被剝奪醫療權利。事實上市場是中性的,某些質疑者不能一方面高舉市場化旗幟期待遙遙無期的醫療機構產權改革,另一方面卻對已經到來的診療服務市場化定價視若洪水猛獸。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讓專家的醫療服務得到合理價值,是市場應該做的事情;讓有需要的窮人能看上病,則是政府應該從需求側補貼做的事情。退一大步,即便就是黃牛網絡,為了利益最大化,更加合理的模式必然是將優質資源送到邊際收益更高、邊際成本更低的地方去出售,北京的專家到省城,省城的專家到地級市,才能獲取更大的受益。而這種模式換個說法,不就是本輪醫改力推的分級診療,而且這種自發的優質資源下沉基于利益驅動,具有強大的生命力,這恰恰行政命令所難以做到的。

2、關于合法性問題

也有很多人質疑醫生脫離所在機構實施醫療行為的合法性。誠然多數互聯網醫療產品是想幫助醫生實現去中心化,脫離醫院控制,實現市場定價。而這一邏輯是否成立,有賴于醫生多點執業的合法性。目前多點執業政策的推進態勢是,中央明確支持(國務院辦公廳兩次發文推進),地方能拖就拖(多數省份未出臺實施辦法),公立醫院深惡痛絕。要知道網絡約車行業,直到上月國家新政出臺之前,從中央部委到地方的各級政府,都是絕不松口合法性問題,并以嚴厲執法打壓。而對于醫生多點執業而言,政策環境無疑友好得多,上有中央紅頭文件罩著,握有實際監管權的地方政府實際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醫生所在醫院盡管深惡痛絕,但卻也沒有太好的辦法。而網約車最終取得合法地位的案例教育我們,變革不是來自于乞求政策層高抬貴手,更重要的是把產品做好,對用戶真正有用,合理性就會導致合法性。

3、關于業務數據量

在浮夸成風的互聯網創投領域,確實有很多數據是難以理解的。不過這真的不關外人一毛錢關系,因為外人一毛錢也沒有投資進去。業務數據是真是假,自有投資人盡調核實。世界上的事情騙得了一時騙不了一世,敢于造假的公司必定走不遠,吃下去的也必然還要吐出來。而數據難以理解,很可能的一個解釋是,在培育市場的早期階段,燒錢補貼過度刺激了需求,使得業務量異常增大。而市場需求真正啟動以后,燒錢停止,真實需求開始沉淀,業務數據就會回歸正常。

總之,在互聯網醫療的征途上,傳統醫療模式的超級護城河還將在相當長一段時間橫亙在前。面對規模上萬億的醫療服務業,勝利的果實只會等待有足夠耐心、真正踏實做事的人們來摘取。所有的質疑,都是進步過程中最好的墊腳石。

來源:動脈網



下一篇:藥聞速遞2018年第12期
上一篇:藥聞速遞2018年第10期
所屬類別:業界動態

版權所有 © 山東省醫藥行業協會醫療器械分會
郵箱:sdylqxfh@163.com 電話:0531-80660027 傳真:0531-80660015
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解放路11號632室 郵編:250000